歆 星 の 宇 宙。

冰之公主殿下抱著創創

小北生日快樂/////
其實我比較滿意自己的文勝過畫…
把近期畫的小北都貼上來了哈哈
等我聖誕節補企劃!!

微帶入的第一人稱 獨白

給永遠的王子殿下小北

其實原本有一個企劃,但因為參與的某朋友的不可抗力因素,被迫延期了…可能聖誕節會出來。
其實原本要做金平糖泡芙,結果只有泡芙皮成功,內餡失敗了,也就沒有美美的圖了,看到生日劇情說想吃我還開心了一下。

只剩下一張廢賀圖,因為原本是要放在企劃裡的,單看真的很單薄。

最近真的好忙,學校歲末晚會結束兩天後就1217了。
原本原本,我是想要好好的幫你過生日。

也是聽起來是藉口,也許真的無能為力,但是我相信,如果是你,會看見一些比為「生日」的付出,要來得重要的東西吧。

不像其他在各平台為你祝賀的大大,我只是個入坑4個月左右的…新手?不像他們會畫畫、有經濟能力買週邊、會做各式各樣的創作。但是我想告訴你,很開心我在2018下半年遇見了你。

你不是我一開始選的角色。但後來因緣際會的,抽到了幾張四星,記得我的四星卡還是個位數的時候,就有三張是你呢。
其中一張卡,叫做「責任感與夥伴」 。
不知道你記不記得,在Trickstar成功後不久,你曾經因為過度的要求完美、獨自承擔壓力,而感到挫折。
當時跟著製作人追上去的我,想起幾個月前,帶領團隊出去比賽的情景。
身為隊長的我,因為隊員的不理解、自己的無能,感到十分挫折。

看著你,彷彿看到了當時的我。

知道你以前的故事後,我徹底愛上了你和你的團體。
我和你們各有相像的地方,也都想成為更好的自己。

認識你的這幾個月,我經歷了很多事。其中包括和團隊間的不和諧、像創創一樣的過度自卑、性格間扭曲的過度自傲、極端……好幾次,我想起了你。

甚至在和好朋友吵架的時候,好像也和你吵架了。
我想,你大概會責怪我吧。責怪我的逃避、不會處理事情、過度衝動……
我很難過很難過,因為我同時失去了兩個重要的夥伴。

明明答應過的,答應過要一起努力的。如今我卻重蹈覆轍,甚至連你的勸都不聽,從你身邊逃開了。

好在事情告一段落時,我感受到了。你原諒了我,感受的我的努力,也或許發現,在這事情中,我也改變了一些。

想著,要和你一起努力才行呢。

我們都有各自的過去,但是我們都以同一顆星星為目標。

「頑張ってきたこと、誰よりも知ってる
それでも譲れないモノがあるってことさえ
別に構わないさ…目指す星は同じ
だからね、揺るがない絆になっていく」

一起歌唱,譜出新曲。
「Sing a song…」

今後也要一起努力下去,
在自己所選的道路上前進!

「迷わずに進んでいくだけさ、選んだ道。」

2018.12.17
Alina 歆

歆的三十題-1 相擁入眠

#內含創/真緒/凜月/北斗杏

#這系列想當然耳是同居設定

#我流杏(主要的不同是會撒嬌)

(想了滿久的,因為我自己是屬於帶入杏這個角色來看劇情的,但是又想要寫一些可能原本杏設定不太會出現的事情,於是就變成這樣了,我流杏。解釋成對在意的人的性格轉變也行吧?)

這系列主要會是這四個人,有特別想到誰再加,只多不少。希望我能寫完27……(刪掉了三篇不知道怎寫的:孩子的話題/求婚/最後一個……我才16)

本人主推創/北斗 副推栗子/毛毛

幸福的我❤️(咦)

創/

「創創——」還沒等創躺下,杏就撲向他,把他抱緊在自己懷裡。

「學姊乖,先讓我躺好——」創輕拍著杏的頭,把她哄回被窩中。

兩人的住處是一間合租的小套房,有廁所、廚房、不大的起居室與擺著雙人床的臥室。

今天杏洗完澡後,創依然還沒回家。週五他接了比較晚的工作,雖然杏總擔心他累壞了自己,但是創總是精神奕奕地回答她:「學姊別擔心,我很強壯的!而且周六不用上課,晚點睡覺也沒關係的!」

因此,週五的夜晚,杏總是很寂寞。明明習慣了晚歸的他,也知道他在為家人多掙點錢,不過仍會自私的想要他能待在自己身邊,陪伴自己。

平常都會等到創回家,洗漱完畢之後再入睡,但奔波忙碌了一天,今天杏敗給了睡意,在創回家前睡去了。

半小時後,創回來了。到了臥房,看見熟睡的杏,感到些許愧疚,同時深怕吵醒她,躡手躡腳的走去浴室。等到他準備上床,又是半小時後的事了。

聽到棉被的摩擦聲,杏稍稍睜開眼。映入眼簾了是戀人的身影,便半夢半醒地撲向他。

「創創,歡迎回來——」乖乖躺在自己位置的杏,把身體緊緊裹在棉被中說道。

「抱歉,今天耽擱的比較久……讓杏學姊擔心了吧。」他愧疚地,又拍拍她的頭。

「不會的,創創一直都很努力,我最喜歡這樣耀眼的創創了!」杏笑著,用依然惺忪的眼看著他。

「啊啊,時間不早了……」看著床頭櫃上重合的時針與分針,「抱歉把妳吵醒了……學姊快睡吧,不然會有黑眼圈的喔。」

「創創……」杏抓緊棉被,露出一雙眼看著他。

「怎麼了嗎?」他稍稍歪頭。同時注意到今天杏穿的,是創送給她的法蘭絨睡裙,適合秋日冷氣房的厚度,與適合杏的可愛。

「今天讓人家等了好久……」作出生氣的口吻,杏撒嬌地說,「要怎麼補償人家?」

「學姊要我做什麼,都可以的喔。」創天真的微笑。

「那……要創創的抱抱。」

「……嗯。」

掀開被杏抓住的被子,創將她緊緊的擁入懷中,讓被窩中的溫度又升高了些。杏也抱緊他略顯瘦弱,卻健康、有力的身體,令人十分安心。

「杏,晚安了。」創輕輕在她耳邊說道。

「嗯……」杏輕吻了創的臉頰——

——「おやすみ。」

# 可愛的睡衣與可愛的創創❤️

真緒/

「杏,還在忙嗎?那我先去洗澡囉?」

聽見真緒的呼喚,杏從文件中抬起頭,應道:「嗯,你先洗吧,我這裡的事也快處理完了。」

「好,別太累囉!」

看向他關上浴室門的背影,杏不禁覺得,有個如此能依靠、關心自己又體貼的男友,真是件幸福的事。

但她不知道,此時的真緒腦中卻是——

「唔,今天的杏……還是好可愛……」

「怎麼覺得,請她過來住之後,我每天都戰戰兢兢的……」

「杏今天會穿怎麼樣的睡衣呢……」

「會,會像昨天那樣抱過來嗎?!」

當他意識到自己已經洗完澡了,急忙穿起睡衣,想辦法讓臉上的緋紅退去後,才一臉正經的走出浴室,喚杏去洗澡。

待杏沐浴完畢之後,只見自家男友已在床的角落睡著。

「果然每天都很忙啊……」杏如是想,將頭髮吹乾,把電燈關上、開啟夜燈,她爬上床,鑽進被窩,貼到真緒的身邊。

感受到了動靜,真緒稍稍張開了眼。「杏,洗好澡了啊?累了就睡吧,抱歉,今天忙了點,就先睡了……」

「我也要睡了喔,晚安。」不等他說完,杏閉起眼,做出要睡覺的樣子,同時緊緊地抱著他。

但真緒知道,杏不會就這樣睡著的。

但即使知道了她一貫的套路,今天的真緒還是被她的套路牽著走。

——誰叫她要那麼可愛呢。

「……新的睡衣?」自然地對所見提出疑問。

「嗯——真緒發現了啊,喜歡嗎?」

是像平常一樣的睡裙,不過款式可愛的多。但是此刻的真緒,注意到的卻是那稍微寬鬆的肩帶。

「杏……」真緒喚著她的名字,一個翻身,將她抱緊在身下,「就說了,別這樣誘惑我……」

「我只是抱著真緒而已啊?」又一次,看似天然的回答,「不可以抱著真緒睡覺嗎……?」然後露出無辜的表情。

「唉……」真緒不禁嘆氣,「明明就只是要讓我抱著你,就直說嘛……」

「我可沒要你抱著我喔?」

咦。一貫的套路有了變化……?

「那,杏又是為了什麼和我撒嬌?」

「真緒……」

杏喊著他的名字,在他懷中抬頭看向他。真緒並沒有看漏那稍稍噘起的嘴。

「……真是的,明知道我按捺不住……」真緒呢喃,然後輕吻上她的雙脣。

「おやすみ。」

# 正常高中生的毛毛與可愛的睡裙❤️

凜月/

「凜月晚安——」

把自己捲入被窩裡的杏,看向坐在書桌前忙著的凜月。「早點睡喔……也不要太『早』。」

「現在我正有精神嘛——」慵懶的老爺爺如此回答。

日復一日,這樣的對話重複著。杏看著在微妙的時間點認真的他,雖然想讓他專心工作,但同時也自私的想要凜月來陪自己。

家裡這隻吸血鬼還真難養,她想。

但一週中總有那麼幾天,想向他撒嬌。

「有精神的話,就來哄我睡覺啊。」

「咦——那好,就當作是我專屬膝枕的福利吧。」

凜月掀開棉被,爬上床,看見杏今天又拿自己的T恤當睡衣了。黑色的寬大衣服,讓她顯的更嬌小。

「我有說,能穿我的衣服嗎?」凜月壞笑著靠向杏。

「又沒有說不行。」杏嘟起嘴,做出賭氣的樣子,同時抓著棉被,貼緊自己的胸口。

「那可是要付租金才行喔~🎵」

說著,凜月抱住她,湊近她的脖頸。

「嗚……凜月,不要用咬的……」被抱緊的杏無法逃脫他甜蜜的束縛。儘管平時一副懶洋洋的樣子,但力氣也真不小。

「只穿著我的衣服,然後叫我陪妳睡覺,不就是這個意思嗎——」

「唔嗯……就只是……想凜月抱抱我嘛……」噙著淚花的杏,輕輕地抱住凜月。

「現在就抱緊著呦——」

雖然不服氣,自己又被凜月擺了一道,但這樣惡趣味的他,自己也非常喜歡。就只好繼續在他懷中,幸福的掙扎著。

「呼——小~杏果然很好吃呢。」

似乎已飽食一頓,凜月放開了杏,而杏也順勢倒在他身上,輕輕抱著他。

「嗚嗯……凜月好過分,我要睡覺了啦……」

「很過分的話,那我走囉?」凜月看向他,一如往常的帶著惡作劇的笑容。

那嘴角彎曲的弧度,杏再熟悉不過了。

「……不要。」杏加緊了手臂環著他的力度。

「那就晚安囉小~杏~」凜月像對待小動物一樣,帶著略微上揚的嘴角,輕拍著她的頭。

「凜月晚——!」和幾分鐘前一樣的台詞,卻在話音落下之前,得到了截然不同的回答。

「おやすみ。」

輕輕在杏的耳畔落下一句,無視她泛紅的雙頰。杏輕輕地蹭著他,害羞地把臉Uㄥ往他身上埋。全身好像失去了力氣,疲倦一口氣湧了上來,聲音漂泊在氣流中,將問候傳到凜月的耳中——

「——晚安了,凜月。」

#栗子是受到床還是男友T的誘惑呢❤️

北斗/

盥洗完的杏走向房間,看見正鋪著兩人床的北斗。

他的房間由一半的木地板,和一半的榻榻米組成。木地板上有工作桌——現在擴大成兩人能使用的大小、衣櫃、書櫃等家具,榻榻米上有矮桌,睡覺時則移開,鋪上床被。是個傳統與現代的結合,韻味十足的房間。

而杏,非常滿意這幸福的小空間。

在某次的颱風夜,杏意外在他家過夜之後,對方提出了「不然就住我家吧」的要求。她知道,自家這單純但心思細膩的男友,總是能把自己照顧地好好的。

那夜到今夜,僅一週的時間,杏熟悉了家中的配置、動線,與他的作息——

——還有,他的可愛之處。

只有杏知道的,北斗的可愛之處。

「杏,累了嗎?床準備好了。」北斗站起,拉上壁櫥的門,微笑著看向杏。

床是鋪在榻榻米上的兩套單人床被——雖說是單人床,但實際上被鋪成緊貼在一起。

「嗯,也差不多該睡了……」杏伸著懶腰,在榻榻米上坐下,「北斗呢?還要忙一下嗎?」

「剛忙完呢,今天正好事情不多。」他摸摸身旁杏的頭,她坐著的高度剛剛好,「可以陪杏睡覺了呢。」

「唔嗯——不是每天都陪著我嗎?」她笑著,抬頭看向他。

「也想要看著杏慢慢睡著的樣子啊。」

「咦——北斗可不要一直盯著人家的睡臉看啊……」杏稍紅了臉,「真是的……」說著,她轉過身,彎下腰準備鑽進被窩中,卻被身旁的他叫住。

「等等……」北斗走向衣櫃,翻了翻,然後拿出一件和自己身上相同款式,不同圖樣的襯衫睡衣,遞給杏。「今晚比較冷,只穿這樣會著涼的。快,把它穿上。」

杏看向自己的打扮,是她一如往常的吊帶襯裙。看起來實在有些單薄,只能認命地把北斗遞來的衣服穿上。

這衣服,和這房間,都充滿著他的味道。

這一週,兩人入睡的時間幾乎都是錯開的,畢竟較忙的時間不一樣。若是杏有事要處理,北斗會在起居室看著電視,或者泡杯茶喝,等杏忙完再熄燈上床。如果是北斗忙到夜晚,他會關上房間的燈,要杏先睡,再獨自到起居室工作。

其實杏一直都知道,他在為自己著想。

但是,這樣一味照顧著她,也常讓杏覺得,自己是否能為他做些什麼。

例如今晚,似乎就是個好機會。

「關燈了喔。」語畢,「啪」的一聲,電燈被熄滅,只剩下窗外灑落的月光。

隱約能看到戀人的身影,蹲下,進入棉被中,躺下,轉身面對自己。

「除了颱風那夜,好像就沒有和杏一起睡過了。」他說。

「嗯,對啊。」她笑。

杏想了好多,等等要怎麼向他撒嬌,要怎麼慰勞辛苦的他,也許抱抱他,也許捶捶他的肩,但在朦朧的月光下,杏卻遲遲沒有行動。

想著想著,也確實覺得,北斗身上還有好多是她所不知道的。例如睡覺的習慣,在不在意身旁有人挨著他……

最親密的戀人,卻也同時最為陌生。

「杏。」

整理完自己的想法之前,他叫喚自己名字的聲音,將杏拉回現實。

「嗯。」

「……過來。」

杏能感受到,自己的心跳確實地露了一拍。被睡意與複雜的思緒佔據的頭腦,選擇依著指令行動。她小心地,不然深秋的冷風吹進棉被中,挪動身體到他旁邊。

「……怎麼了嗎?」深怕對方這不同以往的舉動,是源於不安的思緒,杏擔心著。

「沒有,只是想抱抱妳……」北斗抬起稍稍發燙的臉,看向她,「可以嗎……?」

月光的映照下,杏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自己緋色的雙頰,一定讓他看到了吧。

「……當然。」

語畢,北斗撩起兩人之間凹陷的棉被,把杏抱進自己懷中。杏的臉頰貼著他的肩窩,感受他的體溫。

明明擁抱了這麼多次,此刻的感受卻深刻地無法比擬。

從脖頸到鎖骨,俐落但溫柔的線條、略顯纖細,卻依然有力的臂膀環抱著他。杏感受著他的輪廓,以一種陌生的方式,感受著熟悉的一切。

「……杏?」

杏顫抖了一下,眨了眨眼,然後將自己與他的距離拉開了五公分。

原因是,她現在才意識到,剛剛那十幾秒,自己正緊抱著他,臉在他身上蹭啊蹭的,簡直是隻和主人撒嬌的小貓。

「對不起,抱歉。」自己的臉大概熟透了,杏低著頭,不敢看向他。不知道他的表情是怎麼樣的,但就算抬頭了,也看不到。這讓杏少了點安全感,自己是不是讓他不舒服了?

「沒事的。」北斗笑,低頭看向她。看向穿著他睡衣當罩衫的杏,緊閉著眼,手仍搭在他的手臂上,輕咬著嘴唇的樣子。

——好可愛。

——只屬於我的,杏。

他再度將杏抱進他懷中,一邊輕撫她的頭、輕拍她的背。

「要怎麼撒嬌都可以的喔。」溫柔的口吻這麼告訴她。杏愣了一下,然後再度把臉埋進他胸口蹭了蹭。「啊,不過……」

聽見他似乎顧慮著什麼的語調,杏抬起頭,看向他。

北斗鬆開抱著杏的雙手,拉起她身上自己的襯衫,將第三顆鈕釦扣了起來。

「至少,這裡要扣一下……」

自己難得的紅了臉,完成任務後的北斗,把杏抱回自己懷中,湊近她的耳邊——

「おやすみ。」

他沒有去想,此時的杏頭上大概幸福地冒出煙來了。

#襯裙和男友衫的綜合版,給某方面特別遲鈍的我北❤️

#不要問我為什麼長度是前面的兩倍……

段子-日本的各種 II

#主創/北斗,少量TS/FN/副會

#第三人稱

#轉校生=杏

⭐感情狀況前提每段不一,覺得交往設定的會有OOC,但是說真的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對「女友」的方式是怎樣啦www還有杏對男友的方式就是。

▫️和菓子與嘴邊的奶油

當杏的嘴角站上奶油,比鄰而坐的他……

(幾個動作、幾句話)

▪創/

「學姊,先別動喔……」

把面紙捲在自己的指尖上,往杏的嘴角一抹。

「嗯,好了喔!」

杏甜甜地笑了。

▪栗子/

「小~杏~」

慵懶地喊著,卻迅速地湊近,在她嘴邊咬了一口,把傷口和奶油一起舔個乾淨。

「嗯~奶油配上小~杏的血很不錯呢🎵」杏無奈地看向他,但掩不住泛紅的雙頰。

▪真緒/

「杏——這裡這裡——」

比著自己的嘴角向杏示意。意會過來的杏,拿起桌前的面紙,尷尬地擦了擦。

「不過……沾著奶油的樣子也很可愛就是了。」

▪副會/

「……杏,你的嘴角。」敬人稍皺了皺眉。意識到他想表達的,杏拭去嘴角的甜膩,低下頭道歉。

「真是的,在外面也好歹注意一下形象吧……無可救藥。」

▪桃李/

「吃東西也吃不好,果然是庶民!」

桃李這麼唸道。但他發生這種情況的次數遠大於自己啊,杏想吐槽。

「身為我的奴隸二號,要配得上尊貴的我啊!那可要非常注意自己喔!」

——平常,都是我在注意你啊……

▪弓弦/

「杏小姐……犯了和少爺一樣的毛病呢。」感覺他說出這句話時,心中五味雜陳。

「但是說真的,為少爺以外的人……而且還是杏小姐擦嘴,還挺有新鮮感的呢。」

說著,像平常對桃李那樣,輕輕用面紙拭去杏嘴角的奶油。

▪日日樹/

「Amazing!這真是驚喜!杏居然把奶油沾到了嘴邊!很難得的一幕呢——」

杏紅著臉,想讓日日樹前輩小聲點,但對方似乎不覺得尷尬……

▪北斗/

眼角瞄到杏之後,他伸出手,扶著杏的臉頰,拇指拭過她的嘴角

「沾到奶油了。」對一臉困惑的杏這麼說。

然後杏懷疑,這份不以為然到底是不是裝的?

▫️所祈求的事物

和他一起前往神社參拜時……

(一人幾句話)

(那些身體健康之類的,大家都會想的就省略了,有寫的就是強調囉)

▪創/

「願父母、弟妹平安健康;希望Ra*bits的大家能一起成長、被更多人看見、有足夠的資金……啊,還有……想要和杏學姊的距離更近一點……」

//「創創?怎麼了,你的臉很紅呦?」

//「欸,學姊,沒事的……」

▪會長/

「想讓夢之咲的各位,能在和平中擁有互相激勵的鬥志;在變動中琢磨出更好的未來。還有,想讓大家別那麼畏懼『皇帝』,尤其是杏……想和她更靠近一些呢。」

▪明星/

「希望Trickstar的大家能一直互相鼓勵、進步、在舞台上閃耀光芒,也想讓杏露出閃亮亮的笑容⭐」

▪真/

「想要突破自己心中的畏懼,朝更好的境界前進……還有,下次要勇敢地牽住杏的手才行……」

▪北斗/

「願奶奶永保安康,平安喜樂;家庭的事業有所成長;自己的演藝能力更上一層樓。也希望杏能更注意自己一點,別太累了……我會很擔心的。」

▫️兩張單人床的雙人房▪創

#我這裡交往後的杏比較會撒嬌

#不,是很會。

#可接受再下去喔

(其實我在想,女主個性私設到底怎麼寫,但是又不想自己重設一個名字不同之類的女主……但是我的想法真的就是交往後的性格改變啦)

#皆交往前提

(但這跟日本有啥關係……)

杏和創一起坐在他的床上看著電視,同時還要一邊回覆訊息、處理公務。

還一邊把頭靠在創的肩上。

「杏學姊,還在忙嗎……?」創擔心地看向她。

「嗯……再幾分鐘吧,就結束了。創累的話可以先睡,沒關係的呦?」一如往常的溫柔回答。

「沒有,只是覺得學姊好辛苦……我什麼忙的幫不上啊,抱歉……」他愧疚地低下頭。

「別這麼說,這些是製作人的工作啊。」杏微笑,往他身上貼得更緊一些,「創創想幫忙的話……就摸摸我的頭吧——」

「嗯……」

創邊繼續看著電視,邊輕輕地拍著杏的頭、梳著她的長髮。

創發現肩上的重量變重,是十分鐘後的事。杏靠在他身旁睡著,手機螢幕的最後一句話,是對方傳來的「辛苦了,晚安。」

——看來,應該是處理完事情了啊。

試圖想搖醒她,又猶豫著是否應該不吵她,把她抱過去她的床,就在創看著懷中的杏,不知所措時,杏出聲了。

「啊啊,吵醒學姊了嗎,抱歉……」創放開不知不覺環著杏的雙手,說道。

杏搖搖頭,「沒有的喔——晚安囉,創創——」

語畢,手上的手機落到被單上,杏彷彿失去了力氣,就這麼倒在創身上。

「咦,欸,學姊……」創緊張了起來,「不然,我把學姊抱過去學姊的床上?」

「不要——」杏埋在他肩窩中的頭蹭了蹭,「創創陪我——」

「欸——」

錯愕的創,所能做的只剩下把枕頭放平,讓杏躺上去,蓋好棉被。

——被可愛的女孩子——女友,這樣抱著撒嬌,還真是……

「創創晚安——」杏躺在創蓋上的被窩中,緊緊抱著身邊坐著的創。

「嗚嗯……學姊……」

——杏學姊這樣,我很為難的啊……

「……抱歉了。」創如此呢喃,然後在杏身旁躺下,輕拍她的頭。

「晚安了……杏。」

段子-日本的各種 I

#內含創杏/北杏/一點凜杏

雙主推可愛的男孩子和帥氣的男人沒有衝突!!

這個禮拜是學校的日本教育旅行,不是第一次赴日,但是第一次去京都、大阪、奈良地區

沒意外應該還有第二篇

人家情侶路上閃,我自己寫文閃自己呵呵呵呵

以下

——

#第三人稱

#轉校生=杏

⭐感情狀況前提每段不一,覺得交往設定的會有OOC,但是說真的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對「女友」的方式是怎樣啦www

▫️當杏懵懂地換上浴衣走出來

#無交往前提

▪創/

「啊啊,學姐出來了……咦咦等等——」

創走向前,熟練又溫柔地整理杏的衣領。

「好了呦。」他微笑。

「欸欸……啊,謝,謝謝創創。」杏被他沒有距離感的舉動嚇到,但又覺得貼心。「該怎麼說……感覺像在幫妹妹穿衣服一樣吧,抱歉讓創創費心了……」杏低下頭。

「不會。」創看向杏,「淺藍色的浴衣很適合杏學姐……這樣很可愛喔。」

看向低著頭,靦腆笑著的他,杏抱上他的手臂。感受到自己懷中的他因驚嚇顫抖了一下。

「嗯嗯——那我們走吧!」

於是,在走到餐廳的路上,杏都幸福地抱著創。

▪栗子/

「欸——小~杏換好浴衣了啊。」凜月一如以往的慵懶,慢慢地走近杏——

——然後不知不覺地來到杏的身後,雙手從脖子環住和自己相比嬌小的她。

「咦,咦欸,凜月君……」

「杏這樣露出脖子,讓我很想吸血啊啊……」說著,輕咬下杏的後頸。

「嗚……凜月君,這裡很多人啦,等一下,很痛啦……」

「嗯……雖然很想直接告訴大家小~杏是我的,但是……」凜月把杏從後方抱緊。

「這樣又害羞又怕的小~杏,果然還是不想給別人看到呢。」

因為凜月放過自己而安心下來的杏,就這樣讓凜月挨著,走進餐廳。

▪北斗(TS亂入)/

「啊,轉校生過來了。」

聽見隊長的提醒,已經著裝完畢的四人,看向正朝這邊走來的杏。

「抱歉,讓你們久等了…」杏抓著衣領,踩著不習慣的木屐,腳步有些不穩。

「不會不會~啊啊,杏的浴衣好可愛啊,髮飾也閃亮亮的⭐」昴流雙手叉腰,滿意的看著她。

「嗯,很少看到杏穿制服以外的衣服呢……哈哈,真的很適合。」真揉了揉泛紅的臉頰。

「嗯,很好看。」北斗點頭,但稍皺了皺眉,「……等等。」他走向前,不自覺地把和杏的距離減至將近十五公分——

然後,把手伸向杏的衣領——

開始整理。

大概是想用自己的背影擋住其他人的視線,北斗湊近她耳邊:「真是的,下方這層要再拉過來點啊,這樣很容易曝光的……腰帶也不夠緊啊……好了,轉過去。」

不等杏反應過來,他扶著杏的肩,讓她轉身。同時也依然用自己的身體擋住她。

把杏的腰帶繫上工整的蝴蝶結後,他後退一步,「好了。」

「欸——我說小北你……」

「等等等等一下,這這這杏現在跟我一樣困困困惑啊啊啊……」

「……總之,北斗我說你這是性騷擾吧。」真緒冷靜的下了結論。

原本對笨蛋二人組的起鬨不以為然,但聽到真緒的話後,再回想剛剛的行為,北斗好像領悟了什麼一樣。

「……啊,那個,抱歉……如果讓你不舒服的話。」他不自覺地,思考一樣把手抵在嘴邊。

「呃,該怎麼說……」杏從一開始就拼命地,低頭想藏住自己的神情。「不會的喔,是冰鷹君的話……總,總之,謝謝你……」

因為杏漸小的聲音,北斗並沒有聽清楚她想說的話。但是,不在意的話就好……這麼想著,他拍了拍杏的肩,示意他跟上前面的三人。

走向餐廳的路上,杏一直悄悄的抓這北斗羽織的袖子。

「我說啊……」昴流看向身旁的真,「那兩人真是兩個笨蛋……不對,一個笨蛋,和一個悶騷色狼笨蛋。」

▫️老梗的滿員電車可是我喜歡▪創

#交往前提

「杏學姊,要跟緊我喔。」這麼說著的創,緊緊抓著杏的手,深怕一個不留神,杏就被擠到別的地方去了。

人滿為患的電車中,兩人站在角落,互相挨著。知道創不喜歡人多的地方,卻還是在意著、保護著自己,令杏十分感動。

——這樣可愛又體貼的男孩子真棒。

雖說帶著男朋友,但杏仍然注意著周遭人們的舉動,有沒有什麼怪異的地方——

咦。

有個人一直往這裡看呢……

杏一隻手讓創牽著,一隻手壓緊了自己的裙擺。但那個人怎麼……

越想越奇怪啊,還是只是我多心了?因為他並沒有一直看向我這裡啊?

——等等,我懂了。

依然搖晃擁擠的電車中,杏忽然雙手抱緊了創。

「咦,學姊……」創錯愕的看向她。畢竟杏不是一個愛撒嬌的女孩,更不用說是在公眾場合了。

「唔嗯——讓我抱一下嘛,創創……」杏邊抱著他,臉直往他身上蹭,邊把創推向角落。

「杏……學姊怎麼了?」創紅著臉,即使顧忌著他人的目光,雙手仍輕輕地環上她。

「嗯嗯——不想和其他人靠得那麼近嘛……」杏微笑,「所以要貼著可愛又貼心的『男朋友』啊——」

語畢,杏望向那個可疑男子,他果然回頭了。

帶著驚嚇的眼角。

——嗯,所以說,到底是我比較危險,還是創創比較危險啊……

▫️路上都是金平糖之真實故事改編▪北斗

(這意思是我真的買了那東西)

#交往前提

#冰之王子有了女友變得比較溫暖??

「不愧是以『傳統』知名的京都,金平糖這種傳統的糖果,常常能見到呢。」

看似理性的分析,但杏能發現北斗冰一樣的眼眸中燃著熠熠光芒。

原因很簡單,就是架上琳琅滿目的金平糖。除了各種色系的組合,還有小巧袋子包裝的、小熊罐子的、圓形瓶子的……

看得他心花怒放。

在一番挑選後,北斗拿起眼前的商品。

「……決定了。」這麼說道。彷彿是在挑選對象一般慎重。

在他手中的,是圓形玻璃罐裝的藍色系金平糖。水一般澄澈的藍,加上幾點白、紫的點綴,很是可愛。

「杏買了什麼呢?」他看向杏手中的東西,是個能藏在掌中的大小?

「是耳環呦。金平糖造型的。」

「咦——居然有這種東西嗎。」北斗好奇地湊向前,看向杏手中的飾品。

夾式耳環金色的鏈子末端,吊著兩顆也是水色的金平糖。

「嗯,我看到的時候也嚇了一跳呢。」杏輕笑,「好像被北斗君傳染了,也喜歡上金平糖了呢。」

結完帳的兩人,走向不遠處的長椅整理東西。

「杏要戴起來看看嗎?」

在北斗的提議下,杏小心地打開包裝,以手機當作鏡子,謹慎地配戴上去。

「嗯——感覺是很可愛的飾品呢。北斗君覺得可愛嗎?」

「北斗君?」

將視線從手機上移開,映入眼簾的是他凝視著自己的樣子。

「北斗君,怎麼了嗎……我說,不,不要這樣看著我……欸咦?!」

忽然,北斗俯身湊近杏,輕輕地,像是對待一顆脆弱的三盆糖餅,在杏的耳後落下蜻蜓點水般的吻。

杏眨了眨眼,擺脫突然襲來,飄飄然的暈眩感。

「……嗯,很可愛喔。」北斗坐回原本的位置後,一如往常冷靜地這麼說。

「……可愛到,讓我突然想吃掉呢……」

裝出的不以為意幾秒便粉碎了,粉碎成一片片寵溺的愛意。像是含到最後,化為碎糖粒的金平糖,那甜甜的感覺,融化在杏的心中。

〈創杏〉朝顏

給自己的生日文❤️
甜度是滿天飛的金平糖💞💞

#第三人稱
#女主=杏
#紅茶部亂入(?)
#1000多字迷你段@@

———

〈創杏〉朝顏

——今天也去花園露台幫創創吧。
愉悅地在路上走著,壽星 • 杏微笑著,走進熟悉的紅茶部活動處。最近常常在那裡和創一起照顧那些花,也開始在意起那些花的成長——和隨著那些花的成長而開心的創。
走上樓梯,看見的是坐在桌邊品茶的會長,和在躺椅上睡著的凜月。
「下午好,杏。生日快樂。」會長的笑容,今日也一樣高深莫測。
「咦——是小杏啊——聽說今天是妳生日啊——那來給我當膝枕吧——咦——要先幫創~君的花澆水?那些花有我重要嗎~啊?唉——好吧,連小~英都這麼說的話,那就沒辦法了——」
在凜月的無奈下杏回以帶著歉意的苦笑,將澆花器注滿水,在花圃邊蹲下,悉心的照料那些零星盛開的花。
——「這些是『朝顏』,也就是牽牛花。花季也漸漸過了呢,所以剩下幾朵了……」
——「花語?是『易碎易逝的美好』……啊,也沒有那麼負面的,也有『暮光中永不散去的容顏、生命中永不丟失的溫暖』的含義的……感覺很矛盾啊。」
杏想起幾天前,創告訴他的話。越想,越覺得哪裡不對……
「杏學姐!對不起,我遲到了……在來的路上被桃李君抓住了……」創手撐著膝蓋,輕喘著氣。
「嗯,沒事的,而且本來也沒有約好啊……」杏抬頭,向走近花圃的他微笑,但面前的創,卻沒有看向她,「創創?」
「啊,學姐……」創看向她,愧疚地笑:「生日快樂,杏學姐……但我沒有什麼能送學姐……所以,請用我準備的茶,也請收下這張卡……學姐?」
回過神,杏抱緊了身旁創的腿。「嗚嗚,抱歉,創創太可愛了……」杏放開他,再度抬頭,「謝謝,不過……」
杏燦爛一笑。
「我想看見,創創的笑容呦!」
「……嗯。」創向杏伸出手,讓她站起。
「謝謝學姐!」
看著面前開朗地笑著的創,杏低下頭:「創創……你記得你說過,朝顏的花語很矛盾嗎?我覺得啊,其實沒有喔。」
「嗯?怎麼說?」創歪著頭道。
「我覺得啊……人和人之間的感情,一直都是易碎易逝的寶石。但是,那些美好的感情、那些珍視的人,不就是人們心中,永不會散去的容顏、永遠不丟失的溫暖嗎?」
「嗯……」創低下頭,杏看漏了他臉頰的一絲夕色——
「——就像,學姐一樣呢。」
「咦?」杏眨了眨眼。
「杏學姐……總是為我們帶來溫暖呢。像我、或是明星學長、凜月哥哥,還有好多好多人……相信大家,都有同樣的想法呢——」創停頓一下,站直了身體,看向面前的杏——
「——但是我……我敢說,我是最喜歡杏學姊的一個!」
創的話音剛落,便聽見他身後傳來的聲音。
「啊啊,被搶先了啊……」會長笑,「不過,是創君的話,會好好為杏帶來幸福的吧。」
「小~杏就算被創~君搶走了,也一樣會給我躺的吧?」凜月一臉壞笑。
「咦,凜月哥哥,這……!」創正為凜月的問題發言慌亂時,杏忽然緊緊地抱住他,頭靠在自己肩上。
「創創……」杏在他懷中呢喃。
「這,就是最棒的生日禮物呦。」
——最喜歡你了。

〈桃杏〉朝陽館家政服務員杏的日常

靈感來自於高貴的遊戲劇情,剛入坑的我就被桃李小可愛的發言嚇到了www
第一篇二創居然不是給主推欸XDD

啊啊,太久沒寫文了OTZ

天我不會學弓弦口吻啦但是他又一直出現啦啊啊啊
寫桃李的好處就是「桃李」這兩個字可以不用手動選字XDD)欸
然後我學到了杏是ㄥ弦是ㄧ了呢!
不要問我什麼叫伸很可愛的懶腰etc,我也不知道,但是他的一舉一動都好可愛喔喔喔喔(停)
但矛盾的是,我怕狗啊啊啊啊!

很少寫同人,前面好像要打上設定
#第一人稱
#我=杏
#延續高貴的遊戲設定

———

〈桃杏〉朝陽館家政服務員杏的日常

I.朝

來到朝陽館兼職的第三天。春假和煦的微風搖曳著枝條,讓百花綻開的姬宮家庭院更顯詩意。
今天也一如往常,一早起來,吃著弓弦做的早餐,聽著他使盡各種方法把百般不願下床的小少爺拉起床。昨天因為前一晚參加宴會較晚就寢,沒讓他那麼早起,也就沒了賴床的問題……
原來,平常桃李都是這麼樣起床的啊。我輕笑,從挑高的大廳望向二樓。
「……五分鐘!就五分鐘!」
——啊啊,帶著睡意又傲嬌的小少爺好可愛啊,不過弓弦啊,辛苦你了……
我繼續低頭用餐,不久後,斜後方的旋轉樓梯傳來了沉穩的腳步聲。
「杏,早安啊。抱歉沒能第一時間招呼妳,就像你剛才聽到的,少爺他又在賴床了。老爺不在,也就讓他耍賴一下了。」藍髮青年向我點頭微笑,「等等少爺用完餐的碗盤就麻煩妳,我叫醒他之後就先去忙了。」
向他致意之後,吞下最後一口歐姆蛋吐司,喝完玻璃杯中的冰奶茶,我拿起杯盤走向流理台。嗯,不得不說弓弦的手藝真的不賴。
等桃李吃完後再一起洗吧——這麼想著,把它們放下,洗完手——
啊,想到了個好主意呢。
我走向客廳,向正在為盆栽澆水的弓弦搭話。再從踩著清脆的腳步聲上樓,目的地當然是——桃李的房間。
敲門兩下,輕輕地打開。「奴隸一號!我不是說再五分鐘的嗎——」
還能這麼喊著,明明很有精神的啊……
「已經五分鐘了喔,少爺。」我走向床邊,俯視著雙手雙腳抱著被子、皺著眉頭、頭髮亂翹著的桃李。
強忍著想緊緊抱住他的衝動,我看向床頭的時鐘,「即使現在是春假,也該起床了呦——剛剛叫你是八點半,現在已經四十五分了,早就不只五分鐘了——」
「嗚嗚——好吧,奴隸一號,今天難得讓我多睡了十五分鐘……」桃李在床上坐起,伸了個很可愛的懶腰,揉了揉眼睛,「嘛,幫我換衣服吧,今天小杏在家要穿可愛一點的——嗚哇!!」
啊啊,這下終於張開眼睛了吧。努力的不要笑出來,還要配上接待員般的微笑,我看向他轉紅的臉:「早上好啊,桃李。」
「你你你,你這個庶民,奴隸二號,誰誰准你進我的房間了啊啊?」一手抱緊身前的棉被,一手指著我,又四處張望了下,「啊啊,奴隸一號,你算計我嗎?居然在那裡笑?還錄影嗎哇啊啊??」
「抱歉,少爺。」感覺弓弦也在強忍著笑意,「就像杏小姐說的,今天已經讓你多睡十五分鐘了。既然在下叫不醒你,只好請杏小——」
「嗚啊啊!別說了!都出去!我要換衣服!」語畢,桃李鑽進棉被裡窩成一團,直到聽見門關上的喀噠聲,才探出頭來。
——原來是真的啊。「少爺最近學會了自己換衣服」什麼的。總之,就先等他下樓吧。輕笑著,我跟在弓弦的後方走下台階。

II.暮

忙了一整天,現在是晚上八點,今天事情多耽誤了點,得加緊腳步才行。稍微整理自己後,正想準備返家,卻聽見叫喚自己的聲音。
「杏,要走了嗎?順便叫少爺進來吃點心了好嗎?」
今日依然忙於內務的弓弦還得準備點心啊,也辛苦他了。我把包包放在椅子上,便出去院子找正在和KING玩的桃李進屋。
春日的夜已黑。走在朝陽館的院子,幾聲零落的蟲鳴,配上幾盞還算看得到路的燈光,很是愜意,也彌補了昨晚下著細雨,無法一覽庭園的缺憾。再加上不遠處傳來的汪汪叫和桃李可愛的笑聲——嗯,很完美。
「桃李——吃點心囉——」我一邊走近他喊道。
「啊啊,是小杏!小杏要一起吃嗎?咦,這個時間,今天比較晚下班啊,要走了嘛?」桃李略顯落寞的歪著頭。
「嗯,要走了,抱歉不能多聊幾句,要趕不上車了——」笑著看向他失落而垂下的粉毛,我走向前想摸一摸——
砰。
——糟。糟了。超糟糕的。
聽見聲響的弓弦連忙從屋子出來。而我努力的從帶著些許泥濘的草地上坐起,然後看向自己腳邊,是哪個可惡的樹根還是——
——好,是KING的玩具呢。我說桃李啊你想要留我下來也不是這樣的吧?
「……少爺,所以你要把你亂丟東西的壞習慣改掉了嗎?」果然弓弦把我想說的說出來了啊。壞人還是不要讓我當吧。
「……嗚。小杏,對不起……」看著有點狼狽的我,桃李的眼眶泛淚,等著我的回答。這次很難得的直接道歉了呢。
「嗯,沒關係的呦……比起這個,桃李和KING和KING的東西都沾到泥了呦,先洗一洗吧……」想起桃李說過弓弦對狗不在行,再回頭看看弓弦無奈的眼神……「要我幫忙嗎?」
「抱歉,那就麻煩杏小姐了。真的很抱歉,我管教不周,少爺又給您添麻煩了……」看著低頭道歉的他,我只能苦笑。
和桃李兩人把狗和狗的東西和草皮整頓一番後,夜更深了。說兩人,其實桃李就是把愛犬KING全身上下清理了一番之後,坐在一邊看著我清洗其他東西。
「——嗯。這樣就可以了吧。」我放下那根絆倒我的玩具骨頭,看向這仍滿身泥巴的小少爺。「剩下你該去洗澡了啊。」
「謝謝小杏……我可以吃點心了嗎?」
「我說,不是應該先洗澡嗎……不過,說到點心,現在幾點了啊?」
桃李探頭向屋內的時鐘望了望。「過九點了喔。」再看向愣住的我,貌似也察覺到了不妙:「小,小杏,你怎麼回家……?」
「啊啊,現在回去,可能搭不到車了啊……」精疲力盡的我,已經懶得和這個可愛又冒失的小東西計較了。
「啊,那那,總之先回屋子裡!奴隸一號總會想辦法的!」跟著亂掉的搖晃粉毛,我托起沉重的步伐走回室內。

III.夜

「唉……少爺你又惹事了。看看人家杏小姐都回不了家了。呃……不然杏小姐今天就住下來吧。客房空著,大小姐也正好在別處過夜,應該方便。」
因為弓弦這麼一句話,今天就只好睡在朝陽館了。雖然多次推託「也不是回不去,只是多走點路」但是他也不放心讓我一個人走回去,也不好讓他陪我,最後只好住下來。
「咦咦——小杏要住我們家嗎?」洗完澡的桃李聽見我們對話,意外的——不,應該是意料之內的很興奮。
「……是的。下次請您多注意一點,少爺。」
無視弓弦的無奈,還穿著浴袍的桃李看向我,歪起頭,粉毛因為還沒吹乾而沒有跟著晃動,「所以可以一起睡覺覺囉?」
「我已經為杏小姐整理好客房了。她到剛剛都還在收拾家裡呢。」弓弦苦笑。不過,進屋之後,拿了條毛巾略微整理自己,就開始忙碌的我,的確是很想睡覺……
桃李臉上一抹失望的神情,但隨即一笑:「哼哼,奴隸二號,為了獎勵你的辛勞,和作為害你加班的賠罪,高貴的我今天就賞你睡我的房間——!有沒有很開心?這種機會可是少之又少的喔?還不快謝謝高貴的我!」
看著他上揚的臉,但沒看漏他雙頰的些微泛紅,我輕笑,卻不知該如何應答。
不過說真的,和超級可愛的桃李一起睡覺什麼的,這種機會可真的是少之又少。
「……少爺,杏小姐是女孩子啊,可沒能讓你這樣的……」弓弦無力的勸阻,但可見並沒有什麼效用。
「才不會,因為小杏最——疼愛我了嘛!對不對小杏!嘛,去洗澡澡然後來我房間吧——等你喔小杏!」
——我說,這種話如果不是從桃李口中說出來,感覺很糟糕啊。不過我也無力吐槽了……總之先去洗澡吧。
走向走廊末端的浴室,弓弦跟上我,輕聲說:「抱歉,少爺如此的胡來……不過我看少爺最近因為杏你來了,變得特別安分呢。他大概也不會有冒犯你的舉動……不介意的話,睡前就去陪陪他吧,他現在大概在找可愛的睡衣等著給你看吧。」
我微笑,「我想也是。今天也辛苦你了。」向他致意,我繼續走向浴室,弓弦也回到自己房間。

啊啊,不愧是姬宮家,連客人用的浴室都那麼豪華。從圓形浴缸裡踏出,擦乾身體,穿上和剛剛桃李所穿同款的白色浴袍,吹乾頭髮,走出浴室。
更衣室的籃子不見了。看來弓弦已經把我的髒衣服拿去洗了……嗯,想人人到呢。
「杏小姐,這是少爺說可以借你穿的睡衣……原本想拿大小姐以前的給您,但是少爺堅持就……」
「不會,麻煩你了。」我輕笑,接過他手上的籃子。米色格紋的襯衫和短褲嗎……不過我說,哪有少爺會把自己的衣服借庶民穿的啊。
打理好自己後,我走上樓。

叩、叩,輕敲兩下房門,「桃李?我進來了呦——」隨著開門聲,我聽到一陣絲織品翻動的聲音。打開門,只見桃李乖乖地坐在加大雙人床的一邊。但從平放的枕頭看來,剛剛大概是用奇妙的姿勢躺在床上吧。
「嘛,奴隸二號,太慢了!要講故事給人家聽嗎?這裡這裡!」桃李拍著他旁邊的空位。雖然很想吐槽他「我可是庶民喔?讓庶民坐自己的床好嗎?」但是看在他搖晃的蓬鬆粉毛,配上粉底白點襯衫睡衣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便作罷。仔細一看,發現我身上的和這套是同一款、不同花色的啊。
——因為是「杏」,所以是米色嗎?不過也滿適合我的呢。但大小……呃,對,剛剛好。
「杏今天要和我一起睡覺覺嗎?」桃李看向剛在床沿坐下的我問道,眨著水汪汪的翠綠眼睛。
「……大概吧。」其實應該是等他睡了就回客房的,但是這麼告訴他,肯定會換得一陣吵鬧……
——老實說,也不是不喜歡,如果是桃李的話……
「那,那奴隸二號要哄我睡覺!講故事給我聽!要說到我睡著喔——」說著,他像兩天前見面時那樣,緊緊的抱住我,把我抓進他的被窩裡。
——所以我說,我剛剛為什麼要猶豫該坐下該躺下那麼久?
看著他,平時比我矮個五公分,但是躺在床上就感覺不出來了。晶瑩的皮膚觸感好棒——果然年紀比自己小嗎,但我也沒老到哪裡去啊。
不過,抱緊我的雙臂,還是有點肌肉的,畢竟是男孩子嘛。
於是我也把可愛的他抱在懷中,思考著兒時媽媽告訴我的床邊故事,溫柔的,說給桃李聽。
說著說著,懷裡的呼吸聲也變得平靜。低頭一瞧,果然是睡著了。這孩子的睡顏——嗯,還是好可愛。
摸了摸他的頭,試著從他的懷裡掙脫。眼角瞥見他稍稍張開了眼睛,然後一個轉身——
——啊啊,能被如此可愛的男孩子抱在懷裡摸頭,此生圓滿。
——不對!我說情況為什麼會相反過來……
「……奴隸二號,不是說要陪我睡的嗎?可別跑走喔——」桃李在我耳邊小聲道,一如我方才的寵溺一般,梳著我的頭髮。
「杏,晚安。最喜歡你了喔——」
不知道那是桃李的夢話,抑或是我美麗的夢鄉。好像一天的疲勞都被治癒了一般,我輕輕挪動身體,任由自己躺在這嬌小的懷中。
——嗯,最喜歡桃李了喔。
抱緊他,我也悄聲進入夢鄉。

EX.翌朝

聽到鬧鐘的鈴鈴聲,我從棉被中伸出一隻手按了一下,將其關閉。
——唔,是昨天工作太累了嗎,總覺得身體很沉重……
稍微撐起身體,低下頭,我找到了那「沉重」的源頭。
「……桃李,早上了,起床了呦——」輕拍著手腳並用抱緊自己的他,無奈的笑著。「等等再說『五分鐘』什麼的,弓弦可是會生氣的呦。」
「嗚嗚——五分鐘嘛——小杏不會生氣的吧——」說著,桃李加重了抱緊我的力道。
「……如果我會生氣呢?」我壞笑著看向他。
「才不會——」語畢,他把我抱回自己溫暖的被窩,「小杏難得陪我睡覺覺,當然要睡久一點啊——嗚啊奴隸一號!你你你什麼時候站在那裡的?」
我回頭,只見弓弦一如往常,好似習慣了每天早上的例行事務,只不過手中多了台攝影機,「少爺,連杏小姐都叫不醒你,這可怎麼辦呢。如果會長知道了想必會很失——」
「我我馬上起床!我起床了喔!早上好弓弦!」頂著壓亂的亂翹粉毛,桃李迅速的坐了起來,想盡辦法睜大朦朧的雙眼。
——在會長面前要保持形象啊……我這麼想著並再度坐起。
——不過看來比我更有用的人是會長……
「小杏也早上好!」隨著這聲有精神的問好,桃李如同他語調的雀躍一般又抱了過來。「能被最喜歡的小杏叫起床真是好——幸福的事!小杏那麼溫柔,不想某個奴隸一號……」桃李在看見弓弦邪惡的目光後住嘴了。
——我只想說,醒來看見自己懷裡的你,才是最幸福的事呢。

-END-

弓弦OS.還好我其實並沒有先整理客房。